嗨大家好我是詠嵐,又到了宣傳HP ONLY刊物的時間啦~:D(?)
這次又是拖拖拉拉到現在才在衝刺、但我和日凝可是熱血滿腔呢呵呵← 

(6/30更新)我愛大家我愛MASK醬O____Q
看到神封面我只好……哭一下表達感動!(好像也不用)
我跟你們縮群星長到和逃離世界一樣厚了好可怕(跟誰說)

 

那麼不囉嗦馬上來放一下新刊情報!

 

 群星封面!    

是不是太可愛惹我真驕傲(何干)O_________Q(心融化)

書名:群星一般重的你
配對:Sirius Black/Remus Lupin(犬狼)R15!
攤位:G3─Narcissus
主筆:日凝、詠嵐 
繪者:MASK
插花:藤井フカミ、牖寎、MT˙月
規格:A5、萬字
定價:180元
預定時間:即日起至7月4日

特典:正本中故事的番外and小劇場and作者的小透可!另外日凝會送犬狼微小說書籤,
   只要預定就會送唷,當天在攤位上也可加購!價錢就……等我算一下成本(?) 

後天送印大概資訊就會全部出來了!收錄的內容有:

日凝《揀拾星屑替末日上妝》、
詠嵐《A Little Pain》、
以及(又是)我們合筆的《The Source of Luckiness》XD

其中《The Source of Luckiness》和去年收錄在逃離世界中的《The Adventure to the Sweet End》(不禁覺得為何篇名都要假掰地搞這麼長一串英文←)有時間上前後連貫的關係……就是、逃離世界的時候他們倆不是交往了嗎?(說出來了)《The Source of Luckiness》就是他們交往後的一些摩擦、還有周遭發生的一些趣事XDD

啊然後,逃離世界……就是《Flee from the world, and, fly me to the moon》在今年的ONLY場也會繼續賣,畢竟去年沒賣完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沒有啦、我是真的很喜歡它,裡面傾盡全力地說出了我對犬狼兩個人的想法;作為《和群星一般重的你》的姊妹本(?),這邊還是幫它小小地打個廣告囉~

 

《逃離世界》:預定頁面

       預定確認頁

《和群星一般重的你》:預定頁面

           預定確認頁

 

既然都說到這邊了就來放一下試閱好了!

 

《The Source of Luckiness》

 

「咳嗯,Moony親愛的?」

Sirius Black一向帶著慵懶、迷人氣質的嗓音──至少半數以上的Gryffindor女孩會睜大閃閃發亮的雙眼,猛力點頭贊同──突地打斷了他正欲唸出的臺詞。Remus Lupin不情不願地將右手收回身側(剛才他正試著揣摩騎士持劍、與肩齊平的動作),目光越過他們使用魔法造出的簡陋舞台,於圍觀的人群中尋覓Sirius的身影。

他找到了。於是盡力壓抑朝對方翻白眼的衝動,「又怎麼了,親愛的Padfoot?」Remus咬著牙忿忿地加重音量。他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這十分鐘內,Sirius明明三番兩次、竭盡所能地中斷排演,那些看熱鬧的學生卻沒有一個離開?──他都想現在就抓起一旁的飛天掃帚道具,從窗戶飛向自由了。

而那個同寢室,據說還是他的摯友的黑髮男孩敲了敲魔杖,蠻橫又刁鑽地挑起了眉頭。

「我說,你可不能把劇本帶上舞台哪!」

數不清有多少次,Remus用聖徒般的堅忍重複告誡自己──和一個Sirius斤斤計較是多麼不理智的舉動啊。耐心、保持理智,生活還得繼續下去──他盡可能不著痕跡地深深吸進一口氣,同時向台下挑戰似昂首的男朋友射出一記瞪視。

「鑑於您在編劇和指導方面的毫無貢獻,Black先生,我似乎沒有認真看待這個譴責的必要。」

有一瞬間Sirius的眼底滑過一絲狡黠、一種「就知道你是個愛咬文嚼字的小狼人」的親暱眼色;但隨即,輕佻自信的笑容在他臉上恢復:「我把這當作是對我的挑戰,我不幸的騎士?」雙手在舞台邊緣一撐,他俐落、輕盈地翻身踩上舞台(雖然毫無必要;我們是為了什麼在施法時一併弄出了那個台階?Remus在心中默默翻了個白眼),在女孩迷戀驚嘆的呢喃中,躬身一鞠:

「那好啊,我來陪你練習。」

正躲在小火爐旁取暖的James Potter像是此時才終於意識到舞台上的小意外,他吹了段口哨(走音得一蹋糊塗。Remus想。他怎麼能承認自己仍舊聽出了那是麻瓜的結婚進行曲?),與Lily Evans同時將目光掃了過來。

「老弟,如果我沒聽錯的話……」James用手點了點Sirius,食指勾勒出長長的拋物線從下方延伸至舞台,再交錯來回於Sirius──捲起袖子、躍躍欲試、彷彿與他們的小狼人對戲是他此生唯一的使命的Sirius──與僵直佇立著的Remus身上。然後顯然比自家損友多了一丁點理智地揚起眉,「我們哪來的時間找新導演?可憐的小Wormtail又怎麼辦?」

Sirius的眼裡寫滿「你這就說到重點了」的讚賞,彈響了指頭,而交誼聽內的學生不約而同地屏住了氣息。Sirius一向如此,反掌之間便能聚攏所有人的目光。他環顧四周,提高音量,「現在開始,『導演』的職分將頒給我們不辭勞苦、充滿創造力與想像力與獨特見解的Peter Pettigrew,至於我──」

Sirius比往常深沉的眸子鑽入視線的當下,Remus覺得自己正如曝曬於烈陽下的巧克力蛙。

討人喜歡的Amata(註)。再合襯不過了,不是嗎?」

真是一場災難。Remus於全場喝采的轟動之中暗自呻吟:天殺的那二十回合的爆炸牌代表了什麼?他早該學著別相信這些人口中,單純討喜的公平抽籤

 

(註:Amata,源自拉丁文,意為「討人喜歡的」;有趣的是,故事中的她是一位被戀人拋棄的女孩。)


……沒錯就是他們演戲的故事!因為希望延續去年的風格、所以也非常歡樂可愛,至少我和日凝都是這樣覺得啦XDD天啊Sirius要去演被戀人拋棄的女孩耶難道不值得一看嗎!(狗狗生氣)



日凝《揀拾星屑替末日上妝》

 

01

 

  你站起身,張開了雙眼。

  舉目所及為不斷由天頂剝落的煙塵,夾雜著殘破而堅硬的石礫,流星雨般急驟砸落,你卻感覺不到疼痛。真正的流星雨不該崩壞得如此漫天蓋地。毫無道理地、你莫名確信。

  塵灰撞擊地面,而後冉冉升高瀰漫,直至最終這個世界只殘餘無盡的微密粒子閃閃爍爍。

  有什麼聲音細碎蕩漾著,隨即你的眼前暈出了一團淺淡色彩。你不曉得究竟是那聲呼喚從裡頭滲透而來,抑或是那個太容易觸動心弦的嗓音喚出了光。

  望著望著,你覺得胸口內有些什麼不受控制了。

  你提起步履,被牽引似地踏入了那愈加溫暖的光芒中央。視野朦朧之際,你知道那個你幾乎思念了一輩子的男人親暱地摟上你的肩,而你闔起眸的速度比昔日還快上幾分。

  你想,這一定就是終局了。

 

02、(節錄)

 

  ……房門便在此時被推開了,你替自己挪了個較舒適的角度後望向那端。那個男人穿著簡便的家居服,薄薄一層衣料反倒突顯出那衣架子般的身材。至少從前是的。你以審視的眼光仔細瞧了瞧。如今怕是過瘦了。幾乎能見到對方凸出的肋骨在棉布下若隱若現。

  可那又如何呢?你們都改變了太多。

  Sirius將他的黑髮綁成了馬尾,裸露出弧度美好的頸線。他一手端著托盤,另一手關上門,然後回首朝你挑起了眉。

  「早安。」他說。隱藏不住扭曲的眉宇埋怨著:你醒得太早了。

  你試圖微笑掩蓋自己的虛弱無力,然而無奈發覺即使如此也會耗費極多氣力。

  你於心底嘆了口氣,「早安,Sirius,」微睨了眼托盤上擺置的物品,「我不是說過不要把可可跟醫藥用品放在一起嗎?」

  他衝著你眨了眨黠慧的深色眼眸,「誰說那是給你的?」

  「拜託,你從來不願意嘗試它,就像……嗯,就像那次我才剛灌下一大口,而你想親吻我想得不這樣做的話就要死掉了,你終究還是不願意行動,不是嗎?」

  「怎麼會?待會我就讓你開開眼界,快乾了這杯可可。」他輕笑出聲,又在你不悅的瞪視中歛下了嘴角,「抱歉。」他的聲音低得彷彿喃喃自語,半垂的臉龐浮現出歉意,你想他終於承認自己未遂的罪行。

  關於那個名為「趁他還在睡時分開就好啦,反正Moony在這方面還挺遲鈍的」的陰謀。…… 



詠嵐《A Little Pain》

 

01、於無聲處

 

  還沒交往前Sirius就知道對方是特別靜的人,在一起之後卻也沒什麼改變,人群中總是淡薄得彷彿即將消融。可是這樣的他牽在身旁像水一樣溫涼,安定並且兩人互相倚靠著;Sirius有時會覺得人都是孤獨的,他們卻遇見了彼此……這樣浪漫而虛無的想法。或許能這樣認為也是一種幸福了吧。

  在這個世界上,Remus Lupin只是成千上萬男孩中的一個。

  可是當他們手心相貼而他每每覺得對方將被自己溫熱的掌心燙傷,或者在電影院被音效驚醒時第一個看見的是熟悉清秀的側臉,或者摩托車上他們的安全帽互相碰撞──天啊他根本不是會在意交通規則的類型遑論安全帽,可是Remus堅持下他也就甜蜜地妥協了彷彿一塊奶油柔軟地被折彎。反正Remus幫他找來的那頂安全帽大概是全世界最酷炫的安全帽了。

  總之,在諸如這種時候,Sirius都會恍然以為這就是愛了。……



試閱已補完!為什麼最後一篇這麼少呢因為正文也很少呀←
感謝阿茶學姊提供那個酷炫安全帽的梗我好喜歡OvQ
最後就……感謝看到這邊的你!請多多支持!
求搭訕(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cissus 的頭像
Narcissus

Narcissus–

Narcis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