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王子/砂鍋丸子。其實只是對白色情人節活動的期待罷了……!
*有人內心的野獸失控了。

如果沒問題的話、那麼!

 

古魯瓦爾多最近行跡詭秘。

怎麼說呢,他已經有數天沒看見──準確地說,是兩天沒看見完整的王子殿下了。在暗夜林間瞥見對方柔軟的灰髮、在走廊轉角處目擊深色披肩閃逝,乃至眼下,在碗櫥下看見來不及藏好的漆黑靴尖──看在老天的份上,他只不過是來廚房放個碗盤,怎麼就能碰見這種撞鬼似的瞬間?

布列依斯好笑地出聲喚道,「……古魯瓦爾多?」
顯然屬於黑王子的兩隻鞋抖了一抖,亡羊補牢地試圖緩緩縮回碗櫥。
無聲一笑,他卻也沒有想逼對方出來面對的意思,只是蹲下溫言再喚,「古魯瓦爾多。」

 

「捉迷藏可不適合貴為王子的你啊。」

那雙腳終於不再移動。


然而布列依斯伸手拍拍櫥櫃,低聲嘆道,「……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記得要進食知道嗎,古魯瓦爾多。」
不等沉默消逝,他只是有條不紊地排好瓷盤如常,隨後起身離開。

……再待下去,他可無法擔保自己不會把王子殿下抓回房啊。

 

 

「古魯瓦爾多、慢著──我說停下來!」

再見到對方已是整整一日後。深夜準備回房的布列依斯在房門前巧遇黑王子,大概是躲累了的他昏昏欲睡,卻還是被驚得一跳,轉身就逃。
對此審問官感到非常不快。

──所以才有了在長廊上全力追逐的愚蠢場景。

 

說到底,藏了三天的古魯瓦爾多也到了一個極限,銀髮的審問官連降魔之光都用不上便捕獲了目標,順手將對方壓制在牆邊。

「王子殿下,你究竟在躲什麼?」

其實並不常使用的敬語透露出微怒,他沉聲打算好好逼問,古魯瓦爾多卻在氣促過後意外劇烈地掙扎了起來。

「放開我……!」

不知是意外的羞憤神情或拉扯間飄落的紙張吸引了他的目光,布列依斯一個怔忡,居然就這樣放了手、任由黑王子再一次逃脫,伸出的手改為抓住深藍的信函。他亦訝於自己下意識的反應,或許是紙面上的圖騰有那麼一點熟悉……?

 

布列依斯打開了實為邀請函的物件。

 

「……原來,是這麼回事嗎?」
他難解地、狡詐地笑了。

 

                             To be continued……?

 

後記:

有沒有後續當然是要看大小姐能不能成功扒光王子。

諸君,我愛王子!然後我是詠嵐(喂)好想剝光王子的衣服……!
安安我內心的野獸已經關不住了,嗯關不住了:D

請將這篇失控的短文當成脫光王子的前夜祭……!

 

離活動開始還有不到16個小時。
諸君,王子在這段時間內能逃過布列依斯和大小姐們的毒手嗎?

祝各位武運昌隆。



我很用力地關住我的野獸總算是沒有爆出什麼Dirty Talk,真累(?)

創作者介紹

Narcissus–

Narcis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傻傻的
  • 一直逃跑的丸子好可愛喔 ♥
    感覺很像受到驚嚇的小兔子一樣 ><

    祝詠嵐大能順利扒下丸子的衣服,
    順便造福砂鍋丸子的老饕們。
  • 緲
  • 過了好久才發現這篇可愛的文章 求後續!!!(遭猛擊
  • 緲大大您好,這裡是日凝:D
    那個……雖然我不是這篇文章的作者,但因為嵐嵐那孩子有點忙(?),我就來替她回覆好了w

    很可愛對吧我也覺得好可愛!!!
    順帶一提詠嵐後來如實(?)地把王子剝光了www
    後續的話,目前好像還沒有動靜呢,我也會幫忙催她的w

    謝謝留言!

    Narcissus 於 2012/06/14 11: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