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段時間不見了呢呵呵:D (喂)

 

這裡是日凝,在進入正題前,先從兩位管理人的近況談起吧。
詠嵐最近貌似在忙系刊的樣子,大學生還真是意料外地忙碌啊XD。至於我則是為自己的出路(?)打拼,打算在這四天連假裡把申請大學的備審資料弄完。
然後我們依舊日以繼夜地忙著打架(笑了),前些日子UL的情人節活動實在是……結果到最後賺得最多的是小花1、經驗值跟砂鍋丸子的對話集吧XD!(?)
不過雙方都順利拿到了頭飾,我想這也算個圓滿的句點:-)

啊啊,是的,這陣子,Narcissus喜歡上了砂鍋丸子。

我想,對這組CP也不需要多說了吧,下頭是兩篇嵐嵐與我寫的賀文──意外地都是賀文!新年以及情人節。都短短的還請不要介意w
不過總覺得我們都老梗了XD,明知道是老梗,還是忍不住替他們難過啊的感覺。
還請大家稍微看看囉,喜歡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糟糕我似乎有點語無倫次了?將一切推給如今昏昏沉沉的意識吧(笑)。
明天Narcissus將前往天母吃丸子約會喔!應該也會順便討論下新刊的事情,確定好之後會再發公告上來。
那麼,就不耽誤各位看文的時間了。

忘了說!以下兩篇文都有涉及R卡劇情,還請斟酌閱讀!

 

 

*你之哭慟如落雪之聲

(詠嵐/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2012新年賀文)

 

  降於這地之雪如你掌心冰涼。世界,你想,竟也能靜謐安寧如斯。一如時光已然佇足,從此再無春秋。

  你怔怔如眼神墜落虛空,有異色在視界中塗抹,明明刺目對比鮮明卻淡淡、淡淡地被你納入瞳孔。年輕的王子,死與血之眷族,安躺於那兒宛如沉睡的孩子。

 

  他們說那無疑是黑色的,罪惡之盡應該就是這種黑。但你眼前卻不僅僅只有單色:雪、銀白靜而耀目,及與其背馳的永夜;而無聲於其間淌流的、細河如血。

 

  但是等等,不僅僅是細河。漸漸湧流的,那是漫溢世界之紅。


  你跪下,彷彿一併被侵蝕了自身;再也無法承受那種豔麗的你、跪下,虔誠如哀痛聖潔之死,卻無依惶然。

  你想也許世人錯了,即便是黑暗也有其純粹;因為看哪、他是如此稚嫩潔淨,就好像從不知曉善惡、從不知曉愛憎。如果那就是深淵之下的惡極,亦太過耀眼。


  永眠的王子,你可知死亡與夢都綿軟黑甜,一落足便是深陷?


  古魯瓦爾多。

  哪怕是誰也喚不醒你、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


  你歙動薄唇,終究連一絲氣音也無。


  靜靜地。

  於是你,靜靜慟哭,只因世界再無光影。


 

*和光同塵

(日凝/布列依斯x古魯瓦爾多/2012情人節賀文)

 

  特別是在冰冷死寂的深夜,當你獨坐地下室,藉著燭火的微光翻弄一塊又一塊動物屍骸,而收藏品的陰影投映在牆面上搖搖蕩蕩時,你總以為自己聽到了布列依斯的足音。

  喀答喀答,迴響於綿延不絕的古道,像迷途於遠古歲月後,終於憶起而前來迎娶情人的狂客。


  布列依斯曾說,總有一天,我來這兒不再是為了將劍刃送入你的心口。我將帶你遠走。

  那一天,我會執起你的手,獻上吻與忠誠;我們將歸返我的故鄉,或者旅居荒野,或乾脆哪兒也不去了。那一天,你再也不屬於黑暗,我也將被光明唾棄。

  那一天的我們終於能放膽回味那些關於相愛的種種切切。


  像這種時候。

  你總將衣料的窸窣錯認為布列依斯的低語。也老是誤以為那個人正立於窗外的雪地仰首張望、尋覓你的身影。後頭的飛行船甚至等不及細心停駛,以致於拓出了一道失準的深痕。

  月光迤邐,布列依斯的髮在那樣的夜色中梳刻出令你窒息的經緯。


  哪怕是痴人說夢。

  你將帽領往上翻,捻熄室內唯一的光源,讓如魅影般幽暗的寂靜窩藏住你迷失的思戀。


  很久很久以前,你曾經聽聞,如今已不見蹤跡的「渦」是通往另一個世界的捷徑。

  那麼。你想。在無窮無盡的世界與時空之中,一定會有一個地方,記錄了這樣的景象罷:布列依斯的髮尾被柔軟的月色悉心呵護,然後你義無反顧地從窗口一躍而下。

  他朝你走來,輕巧流暢地解下披風,替你遮去蝕骨的風雪。

  那襲暖和的衣裘一定也不是猩紅色的了。

 

 

那麼,謝謝觀閱。
希望我們不會分離太久w(慢著)

 

 

120225、日凝

創作者介紹

Narcissus–

Narcis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