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Soon Believe What We Desire.

──一廂情願

 

  攔阻在面前的那個男人一手將劍扛上了肩,染上戰意的笑輕佻而張狂。

  「永恆之戰,這正是我所期望的。」

 

 

  纖細而美麗。阿貝爾盯著那雲彩般的紋飾出神,裙角在錯身的瞬間帶起溫涼的風。

  截至目前為止,他其實甚少在戰鬥中和女孩子交手,而這或許可以成為分神的理由吧;少女飛揚如緞的髮莫名地令他感到驚心動魄,飄忽身姿和那時隱時現的笑、形同某種錯覺。簡直像海市蜃樓般,挾著千鈞之勢的白刃,最終只撕裂了空氣。

  罕有地、分了心。

  如此膠著的戰況讓阿貝爾稍感無奈:看在劍聖之子之名的份上,他向來慣於速戰速決;不過這次的對手是女孩兒嘛,我真溫柔啊哈哈哈。在心中乾笑數聲,他暗暗提氣、屏息。

  猛地蹬地前躍,一口氣將距離縮短;這是他最擅長的起手式。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才真正令阿貝爾驚愕:不同於尋常敵手的慌忙退避,少女竟也輕飄飄地跟了上來,唇畔的笑意甚至未有消減。那眩目的、詭譎的弧度,和髮絲微分間瞳孔一閃而逝的紅光──

  是杏色的,阿貝爾很奇怪自己竟然能夠記得:那彷彿直擊腦門般、重重的眩暈,讓他無法收勢的劍在半途即失去力道。而對方如鬼魅般輕靈地欺近,不知從哪兒變出的匕首橫切過大片裸露的胸膛,絲毫不留力地。血濺入他的眼睛,火辣而、窒息。

  是什麼妖術?從失神中恢復的阿貝爾忍不住嘶──地疼到皺眉。先是暗暗低咒了聲,隨即,某個念頭跟著撞進腦海──

  和戰鬥的本能同步,他幾乎是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你是男的!?」

 

  在舌頭自行掙脫主人的管控之後,阿貝爾警覺起對頭那一端的溫度忽地沉降。

  短短的交戰期間,那個人即使噙著一對清冷無波的眼瞳、淺淡笑著的面孔望上去那樣高潔而不可侵犯,但他的動作卻始終都是溫和而輕盈的。

  然而,此刻,對方的周圍似乎泛起了深沉的黑氣,有什麼濕黏而怪誕的生物緩緩清晰了身形,纏繞著少女──少年,的腰際,朝阿貝爾狠戾地暴露出兩排尖細的白牙。他能感覺到對方的戰意陡升,彼此之間的空氣悶滯得彷彿能以眼親見,似緊繃的弓弦、而劍拔弩張。

  他該不會激怒他了吧?

  劍聖之子後知後覺地茅塞頓開。

  狀似帶上了怒意的少年提起手、無聲地打了個指頭,在袖口輕輕滑落下手肘的剎那便退了開來。而那雙益發寒冽的眸子、一瞬也不曾從阿貝爾的臉龐移轉。

  目光相互撞擊之時,阿貝爾的胸腔內首次興起了一股幽微的顫慄。他明白這絕不是膽怯,比之那些足以誣衊劍聖美名的情緒,他發覺那更幾近於一種睽違的快意。

  調整好呼息,他將劍舉至胸腹以提防對方的任何攻擊,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少年竟止足於遠處,僅僅偏著頭而髮尾散佈於樹與影之中,朝他一笑。

  星光爆裂的同時阿貝爾想到了「奢靡」這個字眼。

  怕是當時的無數星子光輝了暗夜,直襲雲翳,逼得樹林間隱隱攢動的鳥獸紛亂奔逃,彷彿碩大耀目的曦日突兀到來。阿貝爾不由自主地、在腥嗆的鐵銹味篩入鼻腔時這樣想:啊、是久違的陽光。

  在那之後,由遠端飄來的那綹不甚明晰的話語,他卻怎麼也聽不見了。


TBC……

 

 

晚上好,這裡是日凝。
雖然我與嵐嵐(還是只有我?)昨晚斬釘截鐵地說,這兩天會貼出一小段接龍──但事實上,都已經晚上十點半了、我們還在為那東西(?)的標題頭疼!()
這算什麼啊其實標題是最困難的地方對吧w
不管怎麼說,當您看到這一篇的時候,就代表我們終於把它給想出來了。到底會是什麼樣的風格呢現在的我也好期待www()

好吧、這後記可不能老在標題上頭打轉。()
這篇接龍,我們是抱持著「希望能將阿貝尼西的關係交代清楚」這個想法動手的。他們畢竟是個鮮為人知的CP,在生前也沒有交集──或者說我相信應該沒有──因此,這兩個彆扭的孩子簡直就是白紙一片啊!XD
「如果我們可以將他們的相識、進展、對彼此的情感以及其他更多事物,好好地描繪出來的話。」

……以後想寫阿貝尼西就方便多了。(???)

唔啊、對不起我現在的思緒異常混亂,大概是所謂的星期一症候群吧()
總而言之、希望大家還喜歡這個故事,也希望我們能(讓他們)順遂地步至終點。(合掌)

 

 

嗨大家好這裡詠嵐!看到阿貝被揍有沒有開心啊ㄏㄏ(ry
對不起看到這麼蠢的語氣就知道是我了\^q^/

雖然標題最後採用凝凝的提案,但她後記卻沒講到啊這孩子真是的XD 所以就由我稍微來解釋一下吧!就是一廂情願的意思!(所以不是寫了嗎?)直翻的話應該可以硬翻成「我們很快地相信那是我們所渴望的」吧(亂講)當然這是我們有所感慨延伸出來的意思啦、請別被誤導囉>uO
然後大概──是這兩個人的心聲吧。渴望,這在之後會是個相當重要的關鍵字。

然後還有就是追逐,追逐就是他們一直在做的事啊XDD
(糟糕我有點辭窮了!一邊聽蘇打綠一邊寫教學評量一邊打會議記錄我真的(ry

的、呃──然後這是接龍。天啊我到底在講什麼不是接龍的話我在這裡打後記幹嘛(艸)怎麼說呢、月ちゃん曾經說過我和凝凝文字上的感覺很像,可除了上次收錄 在本子裡的犬狼接龍,這其實是我們的第二次(!)不知道成果如何是有點緊張XD 不過仔細想想,有日凝ㄉㄉ嘛,唉呦我在煩惱什麼(?????←

這是我想告訴你們的。

那,現在既然十二點也不小心過了我就……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囉\^q^/(不忍說多失控)

 

 

111211、詠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arcissus 的頭像
Narcissus

Narcissus–

Narcissu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貝笨死了wwwww
  • 雖然這篇不像前面那兩篇那麼輕鬆可愛,
    但是看到"劍聖之子後知後覺地茅塞頓開。"時,
    真的覺得太好笑了啦wwwww
    阿貝爾同學你可以再笨一點啊wwwww

    噢唔────
    帶有殺氣的尼西好帥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間就把我的心再次奪走了啊啊啊啊啊啊!!!!!!!!!!!!!!!!!

    兩位大大把技能描寫得好棒!
    完完全全就把精髓給寫出來了!
    如果可以的話,
    希望今後兩位大大還能多欺負阿貝一點 OVO
  • 晚上好,這裡是日凝w
    原先這篇接龍,我們是打算以符合UL的華麗、細緻風格為筆觸的,因此不由得堆疊了許多形容詞……直到阿貝爾的那一句「我真溫柔啊哈哈哈」XD
    怎麼說呢,都是阿貝爾太笨了,以至於這故事莫名染上了歡樂氣氛。
    但、這就是我們的阿貝尼西吧我想(笑)。

    我也愛死了那個平日溫柔賢淑(?)、一爆發就會變得非常駭人的尼西子w
    也謝謝您的喜歡!///
    既然您都那樣指定了、我們會更加努力地欺負阿貝的w 誰叫他每次都快把尼西逼到極限呢w(各種意味上)



    午安,這裡詠嵐。顯然我和凝凝是有時差的(喂)
    真想自爆第一段是我寫的(?)丟開頭給凝凝看的時候、
    被她下了「是UL那種纖細感呢!」的評論;
    但之後就……都被阿貝給毀了,他畢竟是個粗神經的好男兒(???
    然後爆料一下平常讓阿貝出來耍笨都是我帶頭!但怎麼說、
    凝凝真的學得很快呢,她現在已經變成劍聖之子的代言人了!
    時而下品時而霸氣真是太優秀、(被摀嘴)

    ……所以阿貝在我們心中究竟是個怎麼樣的男人啊XD(呆滯)
    感、感謝閱讀請期待後續!(轉得好硬!)

    Narcissus 於 2011/12/15 12: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