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更新)
今天已經開放預定囉,時間至11月25日為止,所以請有興趣購買的人速戰速決XD!
另外也把完整資訊放上來了w

預定頁預定確認頁

 

(11/15更新)
更改了各式各樣的名字喔!不知怎麼地結果全是日文(笑)。
順帶一提印調至今天晚上十二點截止,還請有興趣填寫的人加快腳步喔ˊˇˋ

 

嘿,這裡是日凝。(又是我w)

這次要宣傳的本子跟Narcissus沒什麼關係,比起來比較像是見見(深)的本子,而我很榮幸地能夠參與其中這樣子///
然後是突如其來的銀土本(笑)。

喜歡銀土許多年了,卻沒有多加創作。能夠藉著這個機會、讓我傳達一些對他們的想法真的太好了!
然後不得不說我超級喜歡見見收錄其中的故事,如果能讓所有喜歡銀土的人都看過就好了呢。忍不住這樣想著(笑)。
這次的合本也是各種感謝(以及緊張不安w),那麼話不多說,放些資訊上來囉。
未來還會持續更新的:)

 

銀土封面  

 

書名:形のない詩
配對:銀魂(3年Z組銀八先生),坂田銀時x土方十四郎
主筆:深、日凝
封面:深
字數:約四萬三千字
規格:A5、194頁
定價:220元
預定時間:即日起至11月25日止

收錄:
深《積れる雪に熱てる頬を埋むる如き。》
日凝《君がいる場所まで。》

特典:
只要購買都會隨書附贈彩色精美明信片!
至於給預定者的小優惠則是贈送一本銀土小冊子,聽說有R18所以若不想拿到也可以再另外跟我們說XD

 

歡迎來我們的官網看看!

 

試閱請往下找喔~

 

(深)

 

  「唷、銀八。」
  從門口探進頭的是化學老師坂本。戴著老土的圓框墨鏡,坂本把鞋子隨便脫在了門口,提著便利商店的袋子就走了進來。

  「第一次參加劍道部的集訓吧,覺得怎樣?」
  「馬馬虎虎啦——」
  「沒有這回事吧!」
  坂本顧自地笑了起來,一邊從塑膠袋裡掏出一瓶運動飲料遞了過來。
  「我們學校劍道部真的挺不錯的,要不是之前那個田中還是田口老師請了長假一時找不到人,也不會輪到你來帶呢。」

  是田代啦,銀時一邊吐槽一邊拉開易開罐的拉環時,突然覺得夏天倒也沒有那麼難耐。

  坂本扭開另一罐礦泉水,仍然笑得十分燦爛。
  「啊啊、要不是得整天顧著辦公室,我也好想參加集訓呢。」
  「那就讓你來啊,我回家睡覺去了。」
  「哈哈哈哈銀八你還是這麼會開玩笑啊……」

  才沒跟你開玩笑咧,銀時咕噥著就晃了出去。
  八月中旬的豔陽也不是開玩笑的,還不到中午,練習場外的水泥地面就像吸收了一整天的熱能再一口氣反射出去那樣,光是踏出一步,好像都能感受到地面的燙人。
  銀時幾乎是下意識地瞇起了雙眼,沿著牆邊找到陰影很快地躲了進去。

  他有些不耐煩地掏著大褂口袋,才又想起自己正在戒煙期間。
  躺在口袋裡的已經不再是菸盒和打火機,取而代之的是幾根甜得蛀牙的棒棒糖。他一邊拆開草莓口味的包裝紙,一邊歎了口氣。

  把糖果塞進嘴裡的瞬間,甜味就像爆炸似地佔領了整個口腔。銀時其實是喜歡這種甜膩多於香煙的苦澀的,因此在戒煙時總大把大把將糖果往兜裡塞。儘管在戒煙之外還有糖尿病的問題,他也顧不了那麼多。

  拆開包裝紙的動作和點燃香菸一樣熟練。
  因為嘴巴很寂寞。

  他想著是誰曾譏笑著,自己也差點要笑出聲。糖果被舌頭翻攪著弄著喀啦喀啦作響,原先的形狀一點點化去,最後剩下一根塑膠棍咬在齒間。
  人工甘味料和尼古丁的焦味一同,總讓口腔更加空虛。
  銀時在牆邊蹲了許久,直到棒棒糖棍幾乎要被咬軟了才站起身。

  盛夏的高溫讓人暈眩,他抬起手腕擦汗,忽而以為鼻間飄過的是久違的菸草味道。
  不,並不是錯覺。銀時霎時有些懊惱地想。
  順著風飄來的的確是幾縷煙絲,他沿著牆走尋著,終於發現菸味的來源。

  靠著後牆半坐在地上抽著菸的是很熟悉的面孔。

  「我說你啊——」
  話語還未落盡,就被看進了眼底。
  「第幾次被我抓到啦?」
  「……囉唆。」

  將香菸濾嘴移開嘴邊,土方緩緩地吐出口氣。
  銀時咧了咧嘴,伸手奪過只抽了一半的菸,順手就塞進了嘴裡。土方皺起了眉,卻什麼也沒有說。

  「在學校就老實點吧、多串君?」
  「不要隨便幫人取沒有品味的綽號。」
  「是是是、菸都抽過了就快點回去練習吧。」
  深深吸了口氣,他以為就要忘記的味道又重新縈繞在呼吸道間。
  看著他的眼神倏地變得更加銳利。


  ……這次是三週啊。

  他看著土方離去的身影,吐出一口煙後,反射性地撓起了後腦。
  又要重新歸零、重新計數。

 

 

  然而就當要閉上雙眼之時,外頭傳來了踩著水聲的腳步。由遠而近,然後碰地推開了門。
  抬起頭時,被淋成了落湯雞的坂田就這樣出現在眼前。

  「唷,多串君。」
  坂田撓著後腦的時候,露出了有些尷尬的笑容。
  他沒有再對奇怪的暱稱做出抗議,只是有些訝異地盯著面前的人看。坂田一邊脫下溼襪子丟在一旁,絲毫不在意他的視線那樣走了進來。

  土方皺起了眉頭,想了想還是將手裡的毛巾遞給了全身滴著水的傢伙。
  坂田順手接過了毛巾往臉上抹,很快地他所站的地方就溼透出一塊深色的水痕。

  「你也沒帶傘嗎?」
  坂田側著頭問著。
  他將雙手在胸前交叉,說不出有些煩悶地點了點頭。

  「阿銀也沒帶傘,真糟糕啊。」
  早就看出來了。土方在心裡想著。
  見他沒有反應,坂田只是聳了聳肩就在他身旁坐了下來。

  「怎麼辦,要用跑的嗎?還是要等雨停?啊可是阿銀的頭髮淋溼以後會捲得更厲害啊……。」
  現在就已經很捲了,他忍著沒吐槽出聲。

  「你呢?」
  「什麼?」
  土方有些遲疑地看了他一眼。

  「要跟阿銀在這裡等雨停嗎?」
  坂田抬起頭來笑了一笑,從口袋裡掏出了幾塊糖來。
  「多串君要吃嗎?坂本那傢伙塞過來的,明明就跟他說了我喜歡草莓口味的啊……,啊、都融化了。」
  「不要。」

  「真無情啊。」
  坂田拆開了糖果,很熟練地丟進了嘴裡。

  大概是放學後就將實驗衣放在辦公室裡,眼前的國文教師並沒有和平常一樣穿著不合時宜的白袍,襯衫從肩膀到胸前溼了大半,捲起的袖子和褲腳也是。坂田把眼鏡拿下來掛在左胸的口袋前面,  領帶則鬆開來掛上了肩。
  被打溼的銀色髮絲伏貼在額側和頸後,不時還要滴下水來。
  他的毛巾也被沾溼。

  土方安靜地打量著他,坂田突然就像是不自在地又撓起了頭髮。
  啊啊,他恍然地想。

  原來這個人還有這樣的一面。

 

(日凝)

 

  坂田是白色的。

  或者說,坂田全身上下都如棉花糖一般地白且柔軟,彷彿一輕觸就要化掉,徒留滿手的甜膩。
  又像捉摸不定的雲。

  然而此刻土方卻看見斑斕的雲彩,低低凝滯於天空的尾端,結成了地平線上的緞絲。他沒有心思搜索太高級的形容詞,只突然覺得也許這便是初秋的蒼涼。

  土方君不去社團活動,留在教室做什麼呀?
  回過神,只見那人兩手收在口袋地懶懶晃了進來,眼鏡、香菸與皺褶滿布的白大衣都是要掉不掉的樣子。

  只要坂田一發出聲音,菸身就會在他咬著的齒間彈跳,卻沒有見著煙。他忽地想起偶爾躲往天臺吸菸而坂田不約而同時,伴隨他們的也曾是滿天濃郁。
  不行呦,土方君。坂田的足音總因為拖鞋而啪答啪答。為了明天的數學小考,而在抽屜刻下方程式什麼的。
  這種事大家早就趁午休時間……不,當我沒說。他撇過頭。

  頂著教師的頭銜,對他的證詞卻僅僅報以一個了無生氣的微笑的男人,逐漸行至了橘紅色的暮光所及之處。

  啊,那麼,是要給老師愛的留言?
  坂田又笑了笑,這回多此一舉地推了下眼鏡,讓鏡片反射過一層薄光。
  老師,這不好笑。口氣死板地回了嘴,他同時聽清內心的聲音正聒噪著,說如果要把那個視作玩笑,也太牽強了點。
  好歹也配合配合,笑個兩聲嘛。
  哈哈。
  ……語氣裡毫無愛情成分啊。

  趁他沒有留心的時候,坂田已經走得極近了,比身側的另一排桌椅要真實得多。對方晃悠悠地沿著桌與桌之間歪歪扭扭的間道走,不一會兒便足以嗅出隨之而來的獨特氣味。
  這回不是菸,反而像盛滿了方糖的咖啡。所以那支菸果真是裝飾品。他想。

  老師呢?都放學了,我還以為你會急著回家買JUMP。
  腦海裡迸出了這幾段句子,結果好像不小心問出口了。
  眼前的國文教師撓了撓後腦,全身的白都被日落熨出了溫暖、又同等蒼茫的橙色,蓬鬆的捲髮如貓毛一樣散出柔韌的弧度。他傻了傻急著要壓抑目光,沒料著坂田自行走過了視線範圍。

  因為,在劍道部看不到你啊。

  嘗試解讀的須臾間,坂田已經拉開了正後方的那張椅子,懶懶地支起一邊手肘,下巴抵上另一隻手臂。空著的那手又順勢覆上了後頸。轉回去啦。坂田有些彆扭地這麼催促,他居然就老老實實不敢亂看了。
  前方是始終未曾將塗鴉擦淨的黑板,以及黑板往上醒目的匾額,後方則坐著那雲一般透明的大人。

  所以為什麼土方、會在這裡呢。
  後頭的嗓音低低的,有些喃喃自語的味道。

  為什麼偏偏要在我都準備放棄了的局面,出現在我的眼前呢。

  背脊倏地發起燙來,熱度沿著腰椎攀升,幾乎要豎起所有頸後的汗毛。然後有個與誰的掌心同樣溫熱的尖銳物體,微弱卻明確地、戳了戳他右邊的肩膀。


  啊啊。
  儘管囫圇亂應了一通,卻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將那股麻刺感從右邊的皮膚抹除了。

 

 

那麼就歡迎大家多多支持與推廣了O///Q
也謝謝看到這裡的所有人!

創作者介紹

Narcissus–

Narciss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